愚公移山 | 筚路蓝缕 以启山林2016/4/5

艺术展海报

- 张大力先生在北栅丝厂接受采访

- 《愚公移山》正面图

- 《愚公移山》背面图

- 《愚公移山》局部

- 《愚公移山》局部

- 《愚公移山》局部

- 《愚公移山》局部

- 《愚公移山》展场位置图

艺术家张大力制作现场

艺术家张大力和作品模型

徐悲鸿画作《愚公移山》

布展花絮

官方微信artwuzhen

“乌托邦·异托邦——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汇集了来自15个国家和地区的40位(组)著名艺术家的55组(套)130件作品,分布在乌镇的西栅景区和北栅丝厂两个展览区域。

为让大家更直观的了解展览信息,我们将定期为大家推送各个艺术品介绍,今天让我们走进《愚公移山》。


- 愚公移山   雕塑(青铜) 2015


200x80x80cm

175x70x70cm

205x77x90cm

107x80x125cm

底座600x240cm 柱高600cm



"经典一直影响着我们,并潜移默化地指引着我们前进的方向,我们一代代实际上就是为了维护经典并重新解读经典而活着,这是我们的历史宿命。"

这组雕塑的体量比真人高大壮硕许多,每一个肌肉线条都逼真深刻。站在六米高柱上的他们让人仰视的脖颈发麻。

张大力的作品多从实际的社会经验和自我生活出发,《愚公移山》也不例外。


"1970年,我上小学一年级,新来的班主任是工宣队的工人,我们没有语文课本。班主任发给我们每个人一本毛泽东的《老三篇》,要求我们熟读并背诵。其中有一段是毛泽东写于1945年的文章《愚公移山》,我对愚公和智叟的对话印象深刻。”

“再后来我在画报上看到了徐悲鸿的同名之作,这篇文章和这幅画竟然奇妙的在脑海中融为一体,成为这幅名画的理论解读。好长一段时间我都认为是徐悲鸿读了毛泽东的文章而创作了这幅名画,理论和实践就这样颠倒了过来。今天重温经典让人喜悦,那种颠倒了的理论和实践都成了我经验的一部分。”


张大力的作品跟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的行为录像仅一墙之隔。墙内不时传出的阿拉伯探戈曲调与这些磅礴的力量形成莫名的对撞。

沿楼梯拾级而上,视线隔着网眼注视到这些“高高在上”的细节。

下午四时许,阳光投射在这些高身大物上,像是一种期许,也像是一种希望。


“有些艺术家的作品的确需要很多文本去解释,我的作品实际上就是作品本身,它就是它,不用解释,不用高谈阔论,也没有必要很玄妙,我还是尽量让我的作品被更多的公众看懂,包括这次我做的雕塑,它是《愚公移山》就是《愚公移山》,而且它塑造的形象也来源于徐悲鸿的作品,只不过它是立体化的,大家应该一看就能懂。”


其实当代艺术未必是一个离我们很远很陌生的现象,平心静气观看就好。愿每个你都能从中解读出自己味道。

作品位置:C,北栅丝厂 5号展馆外场


- 花絮

张大力,1963年生于黑龙江哈尔滨,1987年毕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现生活工作于北京。擅长以装置、雕塑、行为、摄影、油画等多媒介艺术方式展开对社会现实问题的追索与探求。

欢迎关注艺术展官方微信:artwuz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