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教活动现场 | 摄影!摄影!还是摄影!2016/4/17

艺术展海报

活动现场

活动现场

晋永权作品

晋永权作品

张大力作品

张大力作品

杨小彦作品

杨小彦作品

官方微信artwuzhen

摄影艺术并不是简单的拍照行为,怎么拍,拍什么,在传达什么?上个周末,摄影爱好者迎来了一场摄影饕餮,接连四场讲谈,晋永权,张大力,杨小彦还有策展人王晓松,轮番上阵。从史料,从个人创作,从大量图像资料,从他们四人的对侃,换着法子地讲述摄影。不怕你吃不饱,就怕你消化不了。

现在上一些关于那天公教活动的“硬菜”,以飨读者。


1 晋永权 《摄影的现代时期与当代状况》


· 摄影的话语权由谁掌握?自1839年摄影术发明到今天,摄影的话语权由早期的学院派学者们掌握转变为由艺术机构的策展人掌控。

· 西方摄影的现当代划分与西方当代艺术的时代划分基本上同步。而在中国,谈论摄影的分期,往往是以革命史或政治史的分期而定。比如我们谈论说1949年的摄影,1949年到1978年的中国摄影,1978年到现在的摄影。这背后的话语的背景非常得清晰,是革命史、政治史分期代替了摄影史本身的规律。

· 摄影现代时期的基本特点:
语言的形成:摄影不再仅仅是美化人生,陶冶情操的点缀,而是系统的,个人理念的表达; 
边界的延伸:摄影的领域扩展到商业,新闻,科学,艺术等众多领域;
价值伦理的逐步构建:信息传播、审美、训诫、教化功能。

· 1960年至今是摄影的当代时期,摄影价值伦理发生巨大转向。摄影被先锋派青睐,被达达主义,未来主义,超现实主义等流派当作艺术创作的手段。1950年代,随着这二战的结束,人们的信仰破灭,产生了两种力量: 一种试图建立新的人文纪实摄影风格,另一种力量,则使得摄影师的创作,面对现实世界时选择退缩,走向了当代艺术。

· 晋永权对于新纪实摄影的评价 “观点的暧昧与隐晦的表达,遵循逻辑时间与偶发事件的感受,摄影师看着生活的闹剧不断地上演,浮生若梦,似水流年,以影像的方式加以调节,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 当代摄影的特点也更加突出:材料多元,边界不断被打破;展陈方式也更加多样化;内容上出现了更多个人化的表达,现代摄影时期美化教化宣传以及与意识形态功能遭到颠覆。 与此同时,当代摄影和当代艺术也仍旧处在争论中,艺术家的去政治化,市场化也遭到很多人的质疑。 

· 今日中国摄影的问题在于,在我们需要大量纪实记录的时候,很多的摄影人选择了转向,选择了自己的内心世界,选择到一个荒僻之地,对一个荒僻怪诞的景观进行拍摄。如果说这个是少数人的事情,那没有问题。但是如果每个人都这样,那就是问题。


2 张大力  《摄影术的巫术—你看不见的那部分》


· 摄影已经爆炸啦!在手机普及的时代,人人拍照片,照片已经超过了文字,变成生活中最重要的传媒媒介。

· 过去的艺术是画完了就完了,今天不一样,今天可以裁剪、放大、缩小、拼贴,不停地重复。

· 摄影从发明开始,就已经可以做到眼见不一定为实。

· 摄影不是简单的物理现象,而是有人为的参与。有人参与的地方,就存在着“人的眼光”。

· 这些图片仅仅是照片吗?并不是,它是一种思想,用来传达观念。这种观念有政治的、有美学的,有个人的。所以说,这个世界上,只要人说的,人做的,都是在传达信息。

· 我觉得很多东西就像种子一样,它埋在你的内心,当有一天你想创作时,它的契机来了,就会蹦出来。

· 当我真的开始做调查的时候,我吓了一跳,我发现我看到的很多发表的照片都是假的,当时我就很震惊,也很愤怒。后来我想了想,假的它也是真的,假的是一种遮蔽,它也是一种思想的出现。所以,我取名第二历史,通过这些照片我们可以看到这个国家的历史是怎样过来的,怎么遮蔽的。

· 我有时在想,历史是什么?其实,历史是现在每个人的眼光,想怎样改变就怎样改变。

· 我们艺术家的职责,不仅是美化世界,而是在不停地开拓美学的边界。

· 就是说过去认为是不好的东西,但是现在我们重新去审视它,却在我们的生活里成为了一个很不错的东西,所以我们的职责是不停的开拓它。

· 每张画的背后都是一种美学观的支持,所以没有一件作品永远是美的,它只是在美术史上很重要,但过了那个时代就不重要了。


3 杨小彦 《中国当代摄影的先锋性》 


· 现场杨小彦通过大量的照片资料回溯了1985年以来中国摄影界的另类因素。这些另类的倾诉当时并不受人关注,后来就消失了,再后来又起来了。这也算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当代摄影的一个重要线索。

· “有一些非职业摄影师,视觉的尖锐性令人吃惊。但后来就不拍了,失踪了,这种失踪者也许更重要。”

· “拍照似乎总要表达意义,但是随意的,偶然的,无意识的拍摄也是一种意义”。

· 在他现场分享的照片作品中:有的人就是在探讨纯构成的方式,有的人试图放进去他的历史观念,有的人不经意地抓拍,注重随意性偶然性,有的人利用闪光灯的拍摄方式,有人只拍摄人的局部,用模糊摄影抗拒摄影的清晰度和习惯的审美;有的人拍自己另类的生活,有的人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持续重合强化他照片里要表达的观点,有的人利用新媒体技术对熟悉历史进行新一代的解读,有的是表达非常戏剧化的现实生活荒诞感,有的是很纪实性的深入采访一些社会问题。

· “在整个摄影的先锋的过程中,如何更好的通过镜头来表达我们的观看。以及考验我们的镜头和眼睛,看到的东西如何呈现出来,这么一个过程,它还在不断发展中”


4 晋永权 张大力 杨小彦 对谈  (摘录)


杨小彦:偷窥是每个人都会有的一种欲望,所以并不能说摄影只是夹杂着偷窥。相反我觉得摄影背后的应该是观看之道,它是把我们很多人的一种观看的欲望给图象化,就是通过摄影的方式将其变成事实,所以不能完全用偷窥的概念来解释我们的观感,相反恰恰是揭示了我们内心的观看欲望。


张大力:几千年来我觉得艺术就没有关心其他,一直是在关心着人,即使你画的风景也是人关心人所处的时代的风景。所以,我觉得艺术可以随便做,不受局限。但什么条件都不限制的话,人就容易失去方向。什么都可以做,我觉得这也是一个问题,在有限制的条件下,可能会更容易出现好的作品。当然被限制的人会很不高兴,但是当真的给你自由时,你又会显现不出自己,所以我觉得这又是矛盾之处。


晋永权:我曾经做过了一些关于史料的梳理的工作,它是关于家庭照片进入公共空间以后呈现的状态,在改革开放时期,没有遇到重大的变故,但仍然有大量的照片流入到市场,可能是通过搬家,宗族家庭关系链条的松散等原因,使这些照片流入到市场中。于是当我隔三差五一去收集这些老照片的时候,每一次看完之后就感觉自己虚脱了一样,因为挑选的时候需要判断,并且我还要时间重新去斟酌。但对我来说,这个过程也是非常兴奋的,因为我怎么可能还会有这样的机会看这么多家庭照片,怎么会有机会看的以前的状况和秘密。上午我有讲过一位德国艺术家里希特拍的一张照片,从他的照片中,我看到了一种莫名的情绪、情感,他观察的视角,对我看待照片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内容未经主讲人审阅)


“乌托邦·异托邦——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

公教活动第二期(4.9—4.23) 地点:乌镇大剧院序厅

2016.04.23

14:00—17:30

折纸如风,意料之外的惊喜

潘杭


请附姓名、电话号码、身份证号及预约活动场次信息,以邮件回复确认为准,名额有限,先预约先得哦~(PS:参加公教活动不收取费用,如需参观西栅景区,则须另行购买景区门票) 预约邮箱:education@artwuzhen.org 

关注官方微信artwuzhen了解更多艺术展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