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教活动现场 | 答案如你所想2016/6/2

艺术展海报

- 公教活动现场

- 公教活动现场

- 遗石系列

- 此次参展的《河流》绘画装置现场

- 参展的《河流》绘画装置细节

- 公教活动现场

- 官方微信artwuzhen

5月25日,天气有些闷热,但也阻挡不了大家前来参加公教活动的脚步,这一天艺术家彭薇和策展人冯博一来到了乌镇大剧院序厅。彭薇是本次艺术展中唯一一个以纸上水墨来参展的艺术家。在艺术形式不断更新的当代艺术语境中,绘画是一个既传统又很当下的主题,它究竟应该如何继续?彭薇和冯博一老师这次以对话的形式探讨这一问题,不以寻求答案为目的,希望能对各位有所启发。


彭薇的艺术创作历程

 

大概在2000年末期,彭薇通过临摹赵之谦的作品找到了自己的风格,2002年”歪打误撞“因为朋友送给她的一本关于鞋子的画册,而创作出了”绣履系列“。 


很少有人画鞋像彭薇那样充满趣味,这其实是艺术和生活相互渗透的一种表现。比如八十年代,艺术更提倡的是宏大的叙事、生死、宇宙等,那个时候日常生活容易被忽略不计,很少人去关注。随着城市化的发展,越来越多人对日常的生活形态关注起来。这些作品的出现与彭薇在都市里成长不无关系,她当时爱看时尚杂志、开着电视画画。她笑言:后来发现安迪沃霍也有这些“恶习”,放心了。

 

后来彭薇画石头,受到宋徽宗《降龙石》的影响,她在作画过程抛开了既有观念,像行为艺术一样创作。从上画到下,不知道自己会画出什么形状。她坚持了十年,至第十一年,有人开始收藏她的石头系列作品。 


彭薇一直利用传统资源,在创作形态上不断尝试和突破。2007年,她的创作转向绘画装置,如她所说,艺术家总爱给自己找点难题,在三维空间里作画比平面复杂得多。这种新的表现方式推进了传统水墨画,包括绣履和彩墨锦绣系列,以及正在乌镇展出的绘画装置系列。


传统水墨画的变异


乌镇展出的6组作品为《遥远的信件》其中一部分,她花费了4年的时间完成这一系列,大概做了六十多件卷轴和册页。每件作品都有种手工书的感觉,她把古代传统中国画的题跋诗句置换成西方的信件,书信大多来自她喜欢的文学家或者艺术家。 


为什么想到在传统中国画旁边加入这种变异的元素?


"没有为什么。"彭薇这样回答,源于一个偶然,画作完成时旁边的空白需要填满,于是彭薇就手抄高更的《通讯集》,后来发现这种对立很有意思,和中国画形成了一种呼应。因为一个偶然衍生出了一个系列,一种新的艺术形态,这对于彭薇来说,创作又有了理由。 


此次展出的作品中有一张画是乌镇的风景,画旁边的信件是桑塔格在博尔赫斯去世四年后写给他的信,在此之前,他们十年没有见面。彭薇对这封信感受很深,她在抄写这封信的时候,能感觉到艺术家们在生活中的样子,他们有着各种毛病,有时会抱怨有时洋洋得意。这封信是写给过去的人看的。画面和文字看似没有关联,实则有着共同之处——它们都是过去留下的东西。 


“这组作品是在宣示传统的不可更动性和持久性的同时,又与传统割裂,企图在难以觉察的颠覆中,心思细密地维护传统的完整。这是对时空久远但影响不衰的绘画经典的祭念,是对中西文人诗信遗迹的祭念,也是对自己作品一旦出售逸散之后的存念。”

——彭薇


她还刻意把字写得很密,希望大家不要认真阅读。“我想给大家开一个玩笑,因为我有一个经验,我去看古画的时候,我不太在乎画上字的内容,我只在乎这个字是否真的好看,因为很多你也不认识,比如说草书什么的。我相信大部分的人不会去读这个东西,对于题跋来说,很多喜欢研究的真的要读的人,他真的会去读,但是我会让他们很难读。 ”


如何定义当代艺术?


在彭薇聊到自己开始被人称呼为当代艺术家时,她和冯博一就“当代艺术”如何定义这一问题开始讨论。


 “我对当代艺术的理解是大概两点:一个是具有实验性和探索性,第二个一定是有对现实本身的置疑、提问和批判。我觉得这两个方面具有所谓当代艺术的特性,不仅仅就是一位活在当代的艺术家画出的作品就是当代艺术,而是你画的东西要具有当代性,以及你对以往的传统的审美的认知,你有没有一种新的推进,另外你对当代文明的敏感程度,对现实的各种文化的进程,你能不能意识到或你怎么看待,你具备不具备这种置疑、提问批判的方式,你可以用很多方式,不管什么方式都可以,因为艺术在这方面都不成问题,这是我个人对当代艺术的认识。”冯博一说道。


对此彭薇觉得,批判性,改造性仅是标准之一,她更在乎一件作品的质地和真诚度。她认为好的当代艺术是以个人的艺术的方式讲述一个特殊的经验。她反对从概念着手创作,反对为仅为批判而存在的艺术。艺术是时代的产物,同时也应该超越那个时代。 


策展人如何平衡与艺术家关系?


一位观众问起艺术家和策展人在做展览的时候双方如何协调彼此的关系,艺术家和艺术品之间、策展人和艺术家之间,最终妥协的地方在哪里?


彭薇:“我们没有妥协。因为我的东西就这样了,他想改变也不能改变了。”

冯博一:“我个人觉得策展人和艺术家在思维上或者说在所面临的问题上是一样的,艺术家的在生存经验,他的记忆,他在当下生存的种种问题他有感而发,进行创作。他可能是比较极端的也可能比较温和的,比如说彭薇这种方式的,等等,但他都是一个生存的人在这样的一个生存环境中以艺术的方式表达。我觉得策展人像我们也面临这个问题,生死之类的,我可能是以作展览的方式给予大家,而这个展览又是以若干的艺术家的若干作品组成,也就是说策展人艺术家什么画廊什么拍卖行都是这个艺术链条中的一个环节,或者由此构成一个有机整体,都是缺一不可的。” 


小编听完全场,感觉彭薇对待艺术创作始终像个少女一样,任性。别问为什么,我的创作就这样。小编觉得挺好。彭薇说:“我现在最头疼的是经常会被人问到你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要那样。大家已经养成了习惯,需要一个艺术家具体来解释过程的习惯。我经常给大家找各种案子来解释,其实我心里想我这些解释都不对,我在做的时候完全没有想到这些。”


人人都可当艺术家,在创作艺术的过程中往往只有自问,这样做是我想要表现的吗?至于作品完成时面对观众的为什么。艺术家的答案是:如你所想。 小小的乌镇,大大的启示。希望我们都能在这里有所得,无论从精神上还是思想上。五月即将过完,六月我们继续为大家带来精彩的公教,多多关注哦!


关注官方微信artwuzhen了解更多艺术展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