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钢对话霍夫曼 | 日常、卡通与公共性2016/6/2

艺术展海报

策展人刘钢

艺术家弗洛伦泰因·霍夫曼

官方微信artwuzhen

 此次展览策展人刘钢分别对话了安·汉密尔顿、奥利弗·赫尔宁、安迪·莱提宁、弗洛伦泰因·霍夫曼、约翰·考美林、尤布工作室,详情将随艺术家作品同步推送。今天走进弗洛伦泰因·霍夫曼。 


日常、卡通与公共性

刘钢对话弗洛伦泰因·霍夫曼


刘钢:您的作品多是大型户外雕塑,您为什么要如此大动干戈呢?


弗洛伦泰因·霍夫曼:创作大型雕塑的想法自然而然地出现在了我的眼前,并水到渠成地发展了下去。我喜欢通过作品在人与公共场所之间建立联系,正是这一结合造就了整套作品;人与人之间的互动是必要的部分。


创作大型雕塑的原因之一是我喜欢利用日常用品和自然材料, 这些东西一般是以人为对象所设计的。如果要把这些材料用做皮肤或遮盖,那就必须大量使用,使造型的表面变得光滑,但同时也需要大型的结构作为底部支撑。


刘钢:您的作品常以动物的卡通形象为特征,如大黄鸭,青蛙和兔子,为什么这次在乌镇的作品选择了鱼?所有的卡通形象都是您自己创造的吗?还是有所借鉴呢?


弗洛伦泰因·霍夫曼:很多跟动物有关的形象或抽象化的动物形象都是我亲自寻找和收集的,我很喜欢它们的样子。大部分情况下,我会从批量生产的塑料或陶瓷的动物玩具中抽象提取它们的形象。


批量生产的玩具主要来自亚洲的工厂,而且遍布全世界。在某种程度上,这已经成为全球集体意识的一部分。我觉得这很有趣,而且我想通过在每一片特定的场地推广并使用概念性皮肤,来开发利用上述体系,从而设计出针对每一个对象的不同方法,以及不同看待该对象的角度。


在乌镇,我看到了一个有些像海洋世界的剧场,仿佛一条大虎鲸随时会从水里跳出来,落在木头甲板上。《浮鱼》(Floating Fish)就是这条虎鲸的隐喻。中国制造的水池玩具中常常使用的泡沫材料被用作了皮肤,我觉得这件作品非常符合这次展出的标题。


刘钢:您怎么看待公共艺术和观众之间的关系?


弗洛伦泰因·霍夫曼:在水剧场里,观众就是《浮鱼》的整个设施的一部分,无缝地融入这个聚焦乌托邦、尤其是异托邦的群展。如果没有观众,那就会失去对规模的参照和互动。更重要的是,作品向观众展示了公共领域中的一种出人意料的体验和改变,使观众的感官得到充分的享受。


- 第四期公教活动报名信息


“乌托邦·异托邦——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

公教活动第四期 

时间

公教活动主题

艺术家

地点

2016.06.01

14:00-17:30

折纸如风系列二

潘航

大剧院序厅

(PS:活动限定35人)

2016.06.04

14:00-15:30

弹幕与读图

张献民

大剧院序厅

2016.06.09

15:00-17:00

Open Talk

宋冬《街广场》内

2016.06.11

10:00-11:30

雕塑|人|心理

向京

大剧院序厅

2016.06.18

14:00-15:30

从“反艺术”到“卡哇伊”——谈日本战后美术

潘力

大剧院序厅

请附姓名、电话号码、身份证号及预约活动场次信息,以邮件回复确认为准,名额有限,先预约先得哦~(PS:参加公教活动不收取费用,如需参观西栅景区,则须另行购买景区门票) 预约邮箱:education@artwuzhen.org


关注官方微信artwuzhen了解更多艺术展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