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钢对话赫尔宁 | 身体、互动与行动的场所2016/6/4

艺术展海报

策展人刘钢

艺术家奥利弗·赫尔宁

官方微信artwuzhen

策展人刘钢分别对话了安·汉密尔顿、奥利弗·赫尔宁、安迪·莱提宁、弗洛伦泰因·霍夫曼、约翰·考美林、尤布工作室,详情将随艺术家作品同步推送。今天走进奥利弗·赫尔宁···



身体、互动与行动的场所

刘钢对话奥利弗·赫尔宁


刘钢:我在您的作品中注意到了几个重要元素:身体、互动和实验。您怎么看待您的作品中这三个元素之间的关系与结果?


奥利弗·赫尔宁:我在创作的过程中常常不知道最终会得到怎样的结果,我对项目将走向何方和我可能会需要怎样的工具总是保持开放的态度。我在创作过程中敢冒风险,积极实验,虽然这很有可能会导致失败或浪费时间。短期看来,这可能会让人感到挫败。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创作模式会逐渐优化,而创作格局也将逐渐搭建起来。冒险和实验已经成为了解放创造力的关键。如果不能无拘无束地创作,那么我就没法做我正在做的事情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工作已经从把材料处理成我的创作对象,过渡到通过任何可用的手段和材料与观众进行更密切和更亲近的互动。我认为这一过渡主要出于我本人的需求,因为我希望能与他人建立起更有意义和更丰富的联系。对于主动与我合作的志愿者,我对他们各自的特点和个性更加看重,而他们的身体素质则是其次要考虑的事。身体的敏捷性、特征和耐力固然重要,但一个参与者的个性和他对作品的方向却有着更大的影响。


我与人们通过艺术所建立的互动越多,就越能看到艺术在有效地改善生活,甚至在改善社会方面所扮演的更重要的角色。我认为艺术应当兼容并蓄,向创造性探索活动敞开大门,如同检验个人的创作才华的试验场和人与人之间的桥梁的建设者。


通过在我设计的环境或结构中与志愿者之间的互动,我把自己的兴趣导入了艺术。我把这些结构视为长期的试验场,常常能够连通过去与现在,所有结果、过程和领悟都在不断流动中。这让我能够突破极限,追逐我的兴趣,直到它的潜力被完全开发。


刘钢:在您的作品中,我们可以很明显地看到您对打破关键顺序的尝试。首先便是思考、创作和呈现这一顺序;在您的作品中,这不再是一种线性时间关系,而是一种不断打乱和重组的过程。其次是媒介。在您的创作过程中,您用到了雕塑、摄影、视频和表演。这几种媒介不再是相互分离的,而是与其他媒介的基本元素展开互动。这种多种媒介混用的方法是否是您打破媒介之间的界限的有意尝试?为什么?


奥利弗·赫尔宁:任何事物都有成为其他事物起点的潜力。这句话看似平庸,但至少能够被部分地运用到我的艺术创作之中。我的创作不一定会因循守旧地以达到一个预设的目的来进行。艺术创作的传统线性道路,从构思到实现、再到展览、再到对公共或私人生活的可能的参与,显然也可以被重新规划。


我近期的大部分作品,包括一个定义笼统的表演结构——我将其命名为《行动的场所》(Areas for Action),其结构都给了我很多自由空间来应对各种情况、参与者和材料。但是,这个结构只是提供了一个脆弱的保障网络。在每一个阶段都可能会发生,且确实发生了预料之外的状况,我必须对此做出回应,而且这些状况都影响着最终结果的形式和条件。有时候,最终的成品是表演,而其他时候,展览总是汇集了之前的表演的视频、影像、摄影或雕塑。这些表演的衍生品能够作为更多的创作活动的视觉背景而生成新的作品,而且也可以影响已经展出的作品。在喷洒食用染料旁边进行照片影印会不可避免地使照片沾到墨水。在展出期间,我认为针孔、泼墨和其他任何照片上出现的状况都是创作的延续。摄影作品从过去行为的窗口过渡到了发生在面前和周遭的行为的积极组成部分。


《行动的场所 - 乌镇》第一次将展览场所的演化 (从旧丝厂到展厅) 归入了主题的线索的进程之中。建筑改变了功能,成为了一个更完善的环境,这件作品也是如此。通过在完善的展厅中展示在构建阶段所记录的表演和行动,艺术的演变和潜力就得到了强调,而不必剥夺空间和艺术创作最初的粗糙。2015年11月,第一阶段表演是在潮湿寒冷的条件下进行的,这加快了表演的速度,并用雕塑代替了需要长时间静止不动的表演。我们不得不抓住任何机会,然后毫不犹豫做出回应,并在数日内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这件事,直到志愿者不得不离开。


我并不认为这一切是为了打破界限而做的刻意努力。我的目标更广泛,也更具个性。


刘钢:您早年曾发起《任务派对》(TASK PARTY)这一创作,这同时也是一个趣味游戏。当人们现在在网上搜索《任务派对》时,更多人将这种方法视为一种游戏,或者学校的艺术教育的一部分。您怎样看待这一现象?


奥利弗·赫尔宁:《任务》是一个包容和开放的艺术作品。通过投身于为他人写下一项任务,然后自己随机选择一项任务这一循环,任何人群都可以参与到这个简单的结构中。如何诠释一项任务取决于选择任务的人,但是这一选择通常与那个人的兴趣和需求有关,因为这至少关系着人的舒适自在的心境。但是,《任务》帮助参与者考验自己、推动自己,因为任务的结果没有成功或失败,好或坏、对或错。在这样的框架下,尝试与冒险就变得更加容易了。


《任务》脱胎于一系列在类似开放性环境下拍摄的视频。我于2002年在伦敦为我的一组视频举办了个展,我决定为这一展出加上一些表演,希望能够在观众面前实时展示视频所体现的“一切正在进行中”的过程。这一补充的表演就是《任务》。


14 年以后,我经常调整我在在打磨《任务》的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一开始,这一表演结构主要以艺术布景为方向。2007年是关键的一年,《任务》逐渐开始走上了自己独特的道路,并加入了更广泛的元素。《任务派对》的组织在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发生,而且也没有我的参与。当时,我不得不决定是否要拿回对我的作品的掌控权,或放任自流,任其发展。现在,我对《任务》所倾注的大部分精力的目的是使它能被广泛地接受,特别是能为教学所用,因为对教育制度来说,这件作品已经被证明是一项非常有用的工具。


由于结构十分简单,因此《任务》可以轻而易举地被移植到不同的背景中,从博物馆到公共场所,再到课堂。在学校里,《任务》被用来探讨一些二元对立的课题,如非持久性对固定终点、技艺对开放性创作活动、过程对产品。这让学生们能够自由而创造性地针对材料、空间和相互之间的实验。更广泛的意义在于让更多人能够接近当代艺术,不仅使人能够观赏,还为人们提供了一个用于创造性探索和表达的活动平台. 创造能够激发开放思维的形式和结构,并以此来影响教育,这一努力将系统性地,从根基开始改变人们对艺术是什么和艺术能做什么的看法。这就是为什么对于作为艺术家的我来说,教育已经成为了更有回报和从社会角度来说更彻底的前沿之一。 


- 第四期公教活动报名信息


“乌托邦·异托邦——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

公教活动第四期 

时间

公教活动主题

艺术家

地点

2016.06.01

14:00-17:30

折纸如风系列二

潘航

大剧院序厅

(PS:活动限定35人)

2016.06.04

14:00-15:30

弹幕与读图

张献民

大剧院序厅

2016.06.09

15:00-17:00

Open Talk

宋冬《街广场》内

2016.06.11

10:00-11:30

雕塑|人|心理

向京

大剧院序厅

2016.06.18

14:00-15:30

从“反艺术”到“卡哇伊”——谈日本战后美术

潘力

大剧院序厅


请附姓名、电话号码、身份证号及预约活动场次信息,以邮件回复确认为准,名额有限,先预约先得哦~(PS:参加公教活动不收取费用,如需参观西栅景区,则须另行购买景区门票) 预约邮箱:education@artwuzhen.org


 关注官方微信artwuzhen了解更多艺术展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