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穴守护者 | i see you2016/6/12

艺术展海报

艺术家崔有让在布展现场

《洞穴守护者》

《洞穴守护者》局部

《洞穴守护者》局部

《洞穴守护者》局部

《洞穴守护者》局部

《洞穴守护者》局部

《洞穴守护者》现场

《洞穴守护者》

- 展品位置:北栅丝厂7号展馆,7.3

布展花絮

布展花絮

布展花絮

布展花絮

布展花絮

布展花絮

布展花絮

布展花絮

布展花絮

艺术家其他作品

艺术家其他作品

艺术家其他作品

艺术家其他作品

艺术家其他作品

官方微信artwuzhen

“乌托邦·异托邦——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汇集了来自15个国家和地区的40位(组)著名艺术家的55组(套)130件作品,分布在西栅景区和北栅丝厂两个展览区域。为让大家更直观地了解展览信息,我们将定期为大家推送各个艺术作品介绍,今天让我们走进艺术家崔有让(Choe U-Ram)的《洞穴守护者》。

 

- 洞穴守护者 机械装置 / 2011

220x360x260cm

马达、齿轮、定制CPU主板等


韩国艺术家崔有让为本届艺术展带来的是动力机械装置《洞穴守护者》(Custos Cavum)。精致纤细的羽状翅翼、伏在地板上优雅驯顺的姿态以及有节律的呼吸仿佛给冰冷生硬的金属和机械里注入了灵魂和生命的痕迹。

 

展厅用不多的几个射灯营造出昏暗的山洞效果;上方如叶片般的羽状物在收缩伸展间发出窸窣的声响;蛹状躯干的腹部上下运动,产生呼吸般的连续起伏。此刻,如果你随它的节奏调节自己的精神和呼吸状态,便会觉得十分轻松舒适。

 

细看局部,它似乎的确是死了:赤裸的头骨、嶙峋的骨架以及身下细密的白沙俨然就是尸腐后留下的痕迹。但它似乎又活着:均匀的呼吸、跳跃的光亮连同上方摇曳的羽簇又构成某种复苏的迹象。如此纠结的现场和剧情是不是就像一部韩剧?

 

猜对了,它不仅看上去是个“复杂”的动物,实际上也不是一个没有故事的女(?)同学:从前有两个不同的世界,以无数的洞穴相连。这些洞穴有不断闭合的趋势,所以每个洞穴中都有一个守护者来维持其通畅:它们长着海豹的样子,有着巨大的门牙,门牙用来啃咬洞穴,以保证两个世界的联通。

 

洞穴守护者要是察觉到哪里出现了新的洞穴,它便陷入沉睡。从静静沉睡的守护者身上会长出名为Unicuses的带翅孢子。这些孢子飞到新的洞穴,那里就产生一位新的守护者。

 

如果两个世界中的人坚信对方,便会产生某种互相联通的信念和能量,而这些守护者正是以此作为生存的养料。随着时间流逝和信念减弱,大家逐渐忘记了另一个世界中的彼此,于是这些守护者们相继失去能量和死去。待最后一位守护者死去,贯通两个世界的最后一个洞穴也将随之关闭。

 

展厅内的这位守护者靠身边的小球接收人们的信息。靠近它、围绕它、注视它,它便会活过来。崔大叔在作品阐释中说:“昨夜在我的小花园里,Unicuses开始从一位守护者最后的尸骨上长出来。据说只要洞穴向另一个世界再次敞开,Unicuses就会生长出来。”

 

又有新的洞穴产生了吗?它身上的这些孢子要飞到哪里长成新的守护者呢?展厅中这个被小伙伴们久久注视的洞穴守护者此次来乌镇,是为联通和守护“乌托邦”与“异托邦”的吗?这两个世界,你还记得吗?

 

- 展品位置:北栅丝厂7号展馆,7.3

 

- 艺术家及相关作品 

崔有让(U-Ram Choe),1970年生于韩国首尔,在韩国中央大学获得学士与硕士学位,现工作生活于首尔。其作品有着细腻的工艺和奢华的设计,著名的“动力雕塑”将不锈钢、树脂以及他自己研发编程的机器人技术有机结合,并通过加以令人着迷的神话传说和叙事情境来探讨物种的进化过程、生态和人的共存关系及我们对生命的理解方式。

 

- 第四期公教活动信息


“乌托邦·异托邦——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

公教活动第四期 

时间

公教活动主题

艺术家

地点

2016.06.01

14:00-17:30

折纸如风系列二

潘航

大剧院序厅

(PS:活动限定35人)

2016.06.04

14:00-15:30

弹幕与读图

张献民

大剧院序厅

2016.06.09

15:00-17:00

Open Talk

宋冬《街广场》内

2016.06.11

10:00-11:30

雕塑|人|心理

向京

大剧院序厅

2016.06.18

14:00-15:30

从“反艺术”到“卡哇伊”——谈日本战后美术

潘力

大剧院序厅

请附姓名、电话号码、身份证号及预约活动场次信息,以邮件回复确认为准,名额有限,先预约先得哦~(PS:参加公教活动不收取费用,如需参观西栅景区,则须另行购买景区门票) 预约邮箱:education@artwuzhen.org


关注官方微信artwuzhen了解更多艺术展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