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教活动现场 | 蝴蝶振翅,我们终将影响潮水的方向2016/6/14

艺术展海报

Open Talk现场

Open Talk现场

Open Talk现场

Open Talk现场

Open Talk现场

官方微信artwuzhen

 彩漆的木条,层层搭起,筑成鲜亮的装置。昨天的open talk在这个展厅开始。不同人留下的不同的声音,和这里一样有活力有风采。有人为展览专程赶来,有人纯属偶然邂逅。但到访者多有行程安排,不能久留。他们还惦记着要去看木心美术馆和景区里那几件为乌镇而作的艺术作品,惦记着小桥流水和夜幕时分的戏剧。虽然参与人数与之前的大师讲座相比,数量悬殊。但正因如此,这种非正式的交流方式让每一个人都得到自由表达的机会,随到随聊,轻松随意,保证了每一个人的声音都被倾听,被反馈,被理解。


我们来自天南地北,因乌镇而聚合,因艺术而沟通。谈到兴浓,或会心微笑,或击节赞叹。让人不禁被交流本身的魅力所折服。这里有留学海外的公教志愿者,有在艺术院校深造的博士生,有参与这次艺术展宣传的乌镇员工,有支援丝厂导览的旅游专业实习生。有从温州专程赶来看展的父女,有从广东而来旅行的恋人,有在北大研习哲学的学生,有刚刚搬到乌镇生活的女艺术家,有桐乡本地的居民,原以为大家仅仅会围绕着艺术作品抒发感受,但意外发现大家不仅在此交流了艺术,也因每个人的兴趣和职能,为乌镇接下来的艺术规划献计献策。


这些人谈到了公共关系与传播价值,谈到了策展与导览效率,谈到了装置作品的优势与艺术的本质,谈到了丝厂还需要改良的硬件设施。谈到了人性,快乐,感情,谈到了启蒙,引导,教育,谈到了自我,修行与爱。真庆幸这次展览带给不同人群的快乐,际遇,启发,思考。我们珍惜这种有价值的声音,它值得被记录,被传播。我们也会在这里分期推送open talk。相信在乌镇,蝴蝶振翅,最终汇聚成风,可以影响潮水的走向。


- 观众与导览

员工 卞姗姗  

“很多时候并非艺术品是快餐,而是我们把它当快餐了。走马观花地观看,摄取几张照片,不是不能发现美,也不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而是失去了欣赏美的心。”


志愿者 方心怡

如何处理导览和观众接受作品之间的效率问题?如何高效地传达概念?

“一段时间调查发现有一半人群在展览中愿意去看导览文字,或收听vart语音导览。在快速消费的时代,我们想快速的知道信息,语音形式顺应着电子时代的潮流应运而生,也会给一些特殊人群带来便利。但这种方式有可能是对作品的不尊重,因为观众来不及体会,而导览又削弱了观众的感受力。如果对生活,对过去,对当下没有一定想法的话,人又很难静下心来去思考,去欣赏。展览方,美术馆都应该去重视导览员这个角色。导览员应该担当令观众去思索的积极作用。但国内大部分展览方给予导览员的待遇,以及自身对导览员的素质要求并不高。”


主持人 徐泊

美术馆公共关系是一门专业学问,这是一个特别值得探讨的话题。国内很多机构的展览大部分只做到了简单的”展出“,很少与外界产生有效和多元的联系。讲座,研讨会是最直接和基本的公教活动,实际上这里面还大有可为。涉及到想让什么样的人群接触展览,受此影响,也包括设置导览路线,展示方式等等,都需要精心设计。


维持导览员的工作活力是件难事。导览员的职责是“保护展品” “维持现场秩序” “有分寸地回应观众问题” ,也需要一定的外语能力培养。长时间面对同样的作品,同样的空间很容易产生厌倦,这样的工作性质相对简单,但对人的要求却不少,薪酬不高,这使得导览人员工作队伍的流动性很大。希望年轻一代的未来的策展人,美术馆运营者能够有更棒的办法去解决这个问题。


导览员通过一个多月在场馆的观察,觉得看展人群差异明显,观众数量还是较少,设想应多做宣传,让更多人知道有这样一个优秀的展览。也从人性化的角度出发,建议炎夏将至,增设馆内阴凉休息区,增设直饮水,或者价格更低廉的小吃。


- 艺术的本质

一位年长女性的发言,令人印象深刻。她透露自己刚刚移居乌镇不久,对艺术展以及它本身的传播,非常感兴趣。她本身也是做艺术的。她说——这次当代艺术展的很多作品都属于装置作品,和原来我们传统接受的艺术品有很大区别。也很我们的“日子”“生活”有点距离。装置作品能够很好地让你去到一个新地方,有趣的地方。


装置作品隐喻地表达了艺术家作为生命个体的感受,共鸣。比如赖志盛的《这-乌镇》,他创造了一个低矮的空间,也就创造了一种新的感知给你。也比如《内省腔》,是一个你从未有过的世界。艺术在最深的层面上是靠感觉,靠感知的。而不是语言和观点。有些艺术家他的作品只传达观点,而有些艺术家他很强烈地给你感受。艺术的本质是一种通感,是人具有的共同感知。好的作品流传已久,它超越时间,超越种族,教育背景,年龄。所有人都会认为它是美的,是要去欣赏的。因为这件作品它在本质上呈现了艺术,而不是它的观点。


观点永远都是要被推倒的,是一时的。甚至艺术家本身,他(她)成长几年以后,他自己都要推翻他的观点。所以观点是暂时的,尤其在中国这是非常明显的。我们六七十年代普遍认为正确的东西现在全反过来了。以前认为“出身”重要,“金钱是粪土”,现在又反过来了,谁看你出身呢?有钱就是老大。刚好一百八十度的调转。真正的艺术是给予,不是‘我要说什么“,而是”你能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是”呈现你自己“。


接下来还有两期open talk,我们兴许会做出更大胆的改变与尝试,下一场会在艺术家宋冬创造的装置空间里展开交流。欢迎你来聊!而关于这场已经发生的精彩对话,我们还有更多值得分享的,将分期推送。还希望大家的持续关注呀!


 关注官方微信artwuzhen了解更多艺术展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