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立即购票

谈谈英国当代摄影

活动简介

时间:2016年3月28日下午2点

地点:乌镇大剧院序厅

主题:谈谈英国当代摄影

主讲人:布莱特·罗杰斯

主持人:徐泊

翻译:顾灵

 

 

活动资料

  主持人:大家下午好,欢迎大家来参加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的公教活动。这次公教活动是我们第一期的最后一场,我想有摄影爱好的人都会来参加这次讲座,今天我们有幸邀请到了英国摄影博物馆的馆长布莱特·罗杰斯女士,下面有请策展人刘钢为嘉宾做一个介绍。

  刘钢:大家好,我是刘钢,是这次展览的策展人,我想介绍一下英国国家摄影博物馆馆长布莱特·罗杰斯女士。英国国家摄影博物馆是世界上最老的摄影美术馆,它已经有将近90年的历史了。实际上它不算有馆藏的美术馆,而更像一个摄影中心,因为界定美术馆与否的关键就是,它是否具有馆藏。英国摄影美术馆是欧洲四个重要的美术馆之一,今天布莱特·罗杰斯女士带来了一场关于英国的摄影史的讲座,其中也关乎着政治、经济、文化与摄影之间的关系,下面有请布莱特·罗杰斯女士开始她的讲座。

  布莱特·罗杰斯:非常高兴今天下午能来到乌镇,我想感谢此次展览的策展人刘钢先生,以及整个文化乌镇的主席陈总,感谢你们邀请我来到这里。这一次展览当中有英国非常著名的摄影师马丁帕尔先生的作品,但是由于他非常的繁忙,所以这次没能来到这里。在今天讲座的最后,我会留些时间,欢迎大家与我进行交流。这一次讲座的缘起是因为我在中国做了一个展览,叫做《时代映像》,它是关于1965年以来的英国的摄影。从2015年年初开始,这个展览先后来到了中国的三个地方:深圳的华侨城创意园,上海的民生美术馆,以及成都的OCT。其实我们最开始策划的项目规模并不是很大,但是当我们知道深圳创意园的空间比我们预期的要大得多时,为了让项目看上去更充实,于是我们扩展了展览的规模。最终的展览包括了39位艺术家的400件作品以及5个录像作品。

  这一次我来到乌镇,发现以“乌托邦·异托邦”为主题的,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的规模也相当大。我发现了一个共性,在中国,人们好像非常喜欢把展览做得大,邀请特别多的艺术家,作品也都非常的多元。可能你们会好奇:我们为什么会做一个从1965年到2015年五十年跨度,去呈现英国当代摄影史的宏大展览?其实最初我们有这个想法的时候,是希望与中方合作,同时在英国做一个与中国摄影50年有关的展览。可惜中国的这个展览一直都没有完成,所以我们就只能自己先做了英国摄影50年的展览。这个展览也是在中国做过的,如此大规模的,以英国摄影为主题的展览。它涵盖的社会议题是非常的丰富,从国家与民族的身份到视觉文化等等。同时它也通过摄影去讨论英国的特性,以及英国摄影的特性。关于英国特性以及英国摄影特性的讨论,其实从上个世纪的八、九十年代就开始了,当时我也刚刚开始到英国文化协会工作,在其中从事关于英国艺术以及策划的工作。而那段时间正是英国当代艺术繁荣的时期,出现了新英国雕塑家,其中的代表人物理查德·迪肯先生,也是此次展览的参展艺术家,以及年轻英国艺术家这一波当中很有代表性的艺术家达明·赫斯特也是其中之一。英国的这一段繁荣时期,其实要归功于当时的政治环境和社会发展,其中离不开撒切尔夫人与布莱尔的执政。讲到这里,其实我还是没有回答刚才的问题,为什么我们要关注从1965年开始的英国摄影呢?

  在过去的三年当中,我来中国共有5次,分别是因为不同的事情,或是担任摄影奖的评委,或是出席摄影艺博会以及摄影艺术节。这五次到中国的到访当中,我一直惊讶于中国新一波策展人的工作品质,以及他们对摄影艺术的热情,我也希望能看到他们如何不断地在实践和工作当中,发展对摄影以及文化艺术的热爱。从这些到访中,我也意识到,其实这些人接触英国摄影的手段或渠道是非常有限的,大部分是通过书本、出版物、网络等接触英国的摄影。当时我就想,为什么我们不做一个展览呢?让他们真正的接触英国的摄影呢?虽然我们带来的作品不能完全代表英国摄影的总体方向,选择的只是英国艺廊中庞大馆藏的一小部分,但是我们认为英国摄影家美术馆已经尽了很大的努力,承担了很大一部分职责了。这就是向全球的观众介绍英国摄影师的作品,以及其他国家的摄影师受到英国摄影的影响后所创作的作品。此次在《时代映像》的展览中展出的作品,覆盖了不同领域和话题。比如在在幻灯片中所看到的,来自上世纪90年代街头时尚摄影的作品等。而我们此次乌镇邀请展中所展出马丁帕尔作品,以及与他同时期的其他艺术家作品也参加了这次的展览。在我具体讲这个展览的作品之前,我想先着重讲讲艺廊这个机构,它在欧洲以及全球的摄影版图当中所扮演的角色。艺廊成立于1971年,它扮演着非常重要的对英国摄影艺术的推广工作,不断挖掘摄影的价值。在过去的十年当中,我们在英国看到的这些发展,其实和上世纪90年代在中国的发展有着相似之处。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独立摄影师的工作,看到艺廊与摄影机构之间越来越广泛的联结,我们也看到在各个教育领域中,关于摄影教育工作在不断地推进。在英国,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公众机构扮演着推动的角色,它就是大不列颠的艺术文化属。所有的艺术公共机构以及其他人员,都在公同推动摄影与其他艺术媒介一同发展。现在大家看到的两张英国摄影师艺廊的图片,左边是1971年刚开张的时候,并算不上是一个艺术机构,主要是一个咖啡厅。当时我们还为艺廊设计了一个视觉标识。之后这个地方被拆迁,我们被迫更换了厂址,并且邀请一位设计师对新厂房的空间进行了改造。

  在上世纪的七十年代,艺廊成为了摄影艺术的最重要的一个推动者。当时我们展出了众多非常重要摄影师的作品,这次的展览也成为了这些摄影师发展生涯当中非常重要的一个展览。同时我们还邀请到非常重要的策展人以及摄影艺术史论学家,来策划这次展览。这位史论学者当时对社会型摄影实践作出了非常重要的研究以及推动的工作,他同时又在担任国际摄影中心的主任。尽管英国艺廊的成立是为了推动摄影作为独立的门类的发展,观者也不难发现这些展览与多个领域的交错和重叠,包括摄影和出版,摄影和广告,摄影和新闻,摄影和电影及影像等不同门类之间的交叉。所以我们强调的是,英国艺廊不仅是推动摄影作为独立的艺术门类,而且希望将它发展成为跨领域的一种艺术创作形式和方法。

  在这里我们看到艺术家所呈现影象的创作,摄影和时尚设计之间的关联,文献性摄影的梳理和呈现,以及装置化摄影的展出方式。这里我想向大家介绍一个特别的项目。自从我们搬到新的馆址之后,我们有一个奖项的项目,这个奖项每一届会提名四个摄影师。其中有一个特别有意思的项目,是由摄影师所创作的,这本摄影书中所用到的图片是摄影师从网络上截取出的关于战争的形象。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项目,是这位艺术家在非洲创作的一个关于空间竞赛的一个项目。尽管最终项目没有成行,但是相关的图片被保留了下来。另外一名和马丁帕尔同时期且关注的主题也相近的一位艺术家在哈佛大学授课,他的创作以黑白为主,他的拍摄主题也是聚焦英国北部,关注撒切尔执政之后,英国社会发生的变化。最后一名提名者的作品,是通过在网络下载的图片呈现在西班牙城市近郊工作的性工作者在等待接客的情景。其实所有的图片是从谷歌地图上截取下来的,跟他一起工作的还有另外一位社会家学。我们向大家介绍的是案例,其实是希望去例证,这个英国艺廊的展程和研究的范围是非常广泛的,从网络图片到摄影书,再到实际的摄影作品等等,它所涵盖的范围是非常广泛的。

  我们还同时进行着系列文件档案的研究工作。主题是:在特定的历史当中,不论是文学家、还是人类学家,还是摄影师,他们都深入社区,去记录人们日常生活的景象,从中形成对社区社会的研究和认知,所有的文献资料也成为我们组织展览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素材。我们同时还和其他在不同领域工作的艺术家合作,尽管他们并不是以摄影作为他们主要的实践方式,但是他们仍然会有一些和摄影相关的作品。比如,一名艺术家在工厂工作的场景以及录制的声音和创作的作品。虽然他说自己是一位反摄影的艺术家,但同时也有一些探讨摄影的作品,这些作品都被收藏在我们的馆藏当中,并进行了展出。

  人类权益的探讨也是我们强调的另一个议题。我们的众多收藏当中涵盖的多名艺术家都探讨了人类权益问题。因此,我们作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展览,叫《human  fuel》,这个展览当中呈现了很多不同时期的,探讨人类权益的作品。这位艺术家是经常通过网络媒介,来进行创作的英国当代艺术家,他的一系列作品希望通过图象来呈现那些不可在公众中呈现的难民的形象。还有另外一名荷兰艺术家的作品,他探讨的虽然是不同的议题,但也是有关边缘人群的状态。此外,还有约翰迪肯,是在上世纪50年代创作十分积极的艺术家。他也会为时尚杂志工作,拍摄时尚照片。展览中将会展示他在摄影之外的一个作品。

  另外一个项目是来自多伦多的艺术家,他不断地跟踪当地市集的情况。当地的菜市场会因为城市开发被拆迁,而在被拆迁之前,他创作了许多纪实摄影作品,记录当地菜市场和周边地方的情况。这是一位当代的荷兰艺术家,他在上世纪的20年代非常的活跃,并且创作了一种基于时间的影象的作品。除了通过静止画面呈现,我们在展厅中也有装置性影象的呈现方式,其中就包括他的作品。除此之外,还有十组以纪实为主的探讨人权的作品。此外我还想强调,中国摄影书的项目,是作为整个项目中的一个部分进行的展出。

  英国摄影艺廊是十分注重推动女性艺术家发展的艺廊。除了我们刚才提到了两名女性摄影师,我们还有另外一名摄影师,通过镜头和照片真实的记录了曼特斯特这个工业城市转型的过程。我还想多说几句关于中国摄影书的展览,这个展览是由马丁帕尔等人共同策划的,他收入了马汀帕尔本人收藏的大量中国摄影书以及出版物。这个展览先后在中国北京的艺术展览中心和英国艺廊等地展出,我们也希望这个展览能在中国其他地方展览。

  最后我想向大家推荐我们最新的三个展览,从中可以看出英国艺廊所涵盖的领域以及摄影之外的不同社会议题,包括这几年英国的特别展览等等。我想着重讲一讲所谓文献复古的项目。它探索了洛杉矶在共产主义时期,三名当地的摄影师所拍摄的47000张照片的底片,这些底片因为政治审查的原因,被藏在地板下,直到现在才被挖掘起来,得以展出。

  接下来就回到我们讲座的主题,到底什么是英国的特性。在过去的50年,英国的摄影到底呈现了怎样的特征。首先我要讲一下所谓的英国的民族性。其实这个主题在英国一直都是饱受争议的,很多人都问如何该去定义它?英国的特性是否会包括苏格兰、威尔士、爱尔兰?可能大家都知道苏格兰公投的失败,以及英国民主党在胜出,其实都可以回归到关于英国民族性的讨论,而这些讨论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十分激烈,也一直延续至今。我们在策划展览的时候,也考虑到了这些议题,但是我们没有选择以大而全的方式呈现英国的面貌,而是展出了其中极具代表性的作品。我们也希望不是以笼统的方式归纳作品,也不是以所谓的界别分门别类,而是以特别的或是极具代表性的方式来梳理这些作品。

  第一个议题是和纪实摄影有关。从英国电影导演约翰·格尔逊提出纪实这个词开始,他所指向的是以记录摄影方式得到的静止影像,这也可追溯到摄影媒体的发明之初。这是我所要强调的,策划展览中梳理出的5个线索中的一个。

  第二个线索就是美国的街头摄影以及彩色摄影对英国长久的影响,以及代表性艺术家的作品,都可以从幻灯片中看到。这里我们可以看到的是街头纪实摄影,是关于伦敦新城。在刚刚兴起的时候,大批白领搬到那里工作,他们当时相对紧张紧迫的工作状态,可以从照片中看出来。此外,还有两名摄影师的作品,是讨论人的肖像如何在社会发展过程中发生相应的变化。此外像马丁帕尔等摄影师,他们的创作以及镜头都是聚焦在英国不同阶层和阶级的社会群体,这个时间的跨度是从20世纪初到今日。

  英国摄影一直有很强的虚实性特点,尤其是和文学与绘画作品之间紧密的联系。比如他的一系列的作品,乍一看好象是经典绘画的构图,实际上表现的却是当下非常重要的群体。比如年轻的无家可归的人,在深夜留宿在外的场景。英国摄影见证了英国文化发展的历程,此次展览所展出的收藏不仅包括英国籍的摄影师作品,还有大量的摄影实践者来自英国之外。英国作为一个具有很大包容性的地方,吸引了大量的摄影师,以不同的工作方式来进行自己的工作。比如这个系列中,艺术家强调了上个世纪来自加勒比地区移民的生活状况。还有如创作于2005年,聚焦于伦敦东区的移民在公共场合聚集的情景。

  在梳理五个摄影师的线索之后,我想着重讲一下马汀帕尔这个人。他其实已经成为英国最有名的还在世的摄影师,他的名望来自于他的非常具有讽刺性的摄影作品,经常去讨论日常的荒诞性,同时也是赞同“自拍”这种方式的积极推动者。他的很多摄影作品都是关于自己的肖像,这些照片在摄影棚或是在全球各地被拍摄。所有的这些自拍的摄影实践,都发生在可拍照的移动电话发明之前。他的很多作品,也如其他摄影师一样,试图颠覆英国纪实摄影的传统创作方法:包括用彩色的闪光灯;特别强调摄影师本身的主体性。在实践中,摄影师本人并不是不在场的,摄影师从来不带着中立的态度,而是强调他自己的主体性,以及他对拍摄对象强烈的态度。这种既爱又恨的态度,不仅包括被拍摄的对象,也包括英国本身,包括帕尔本人对英国阶级的思考,对种种矛盾和张力的思考。就像这一次在乌镇展出的马汀帕尔系列作品一样,他的很多作品都是以讽刺的方式来探索英国中上层阶级,如何以更朴素、简朴的方式来享受他们的生活。曾经有一名英国的政客评价他的作品:“这些作品并不是我们乐于见到的作品”。而他对于这样的评价不削一顾,他继续在摄影当中表达他对英国以及整个当代的政治境况的一种既爱又很的态度。英国的讽刺漫画有非常悠久的历史,在这样的语境和创作背景中,马丁帕尔将这种讽刺与戏谑,延续到它的摄影实践中。我也认为讽刺和戏谑是非常有利的武器,同时也是一种控制的方法。

  在这里我试图向大家梳理马丁帕尔摄影生涯中的不同的时期,以及发展的特点。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至今,他的创作的生涯大致被分为这几个时期。创作初期他特别强调对色彩的运用,受到了美国街头摄影的影响,并将这种影响贯彻到他的摄影实践中,他自己的作品在70年代初、80年代甚至到90年代初,影响了新一代摄影师的创作。到了九十年代,自他加入著名的摄影研究机构玛格南(著名摄影师布雷松在上世纪40年代创建的)摄影社之后,就试图去改变摄影社的传统的工作方法,吸引更年轻的会员加入到这个摄影社。

  从2000开始,马丁帕尔转换身份,不只单纯作为摄影师,而是开始策划大型的活动,其中就包括法国阿尔勒摄影季。阿尔勒相当于摄影界的威尼斯双年展,是一个大型的全球摄影活动。在这个过程中,通过策划2004年的阿尔勒摄影季,马丁帕尔以一个策划人的身份继续探讨着英国摄影。

  另外一个重要的项目是马丁帕尔在2008年策划的《熟悉的陌生》,这个大型的展览收入了大量的不同地区和时期关于家庭的摄影收藏。另外一个项目就是前面提到的中国摄影书。其实马丁帕尔不仅收藏中国的摄影书还收藏来自全球各个地方的摄影书。作为一个摄影书的重要藏家,马丁帕尔从上世纪的七十年代开始,就将收藏的爱好发展成对摄影书的研究。作为一名藏家,他不断的记录整理,并推广他所收集的摄影书的制作实践。例如,他在收藏和推广日本摄影书之前,没有一个人在世界的摄影领域中,知道日本还有摄影书。作为这样的一个超级摄影的史学家、藏家,帕尔曾经说过这样的一段自嘲的话,他说:“通过收藏摄影书,我所学到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国际的摄影史是如何地懒惰,如何得目光狭隘。如果我们知道只要花一点点的钱,一点点的时间和一点点的精力,我们就会发现太多有关摄影书和摄影的故事。”

  关于中国摄影书,他其实是最早的一名收藏家。马丁曾经非常肯定的说,在他开始找中国摄影书之前,没有其他人找过和收藏过中国的摄影书。通过对中国摄影书的收藏,他成为了摄影书交易市场中,非常重要的角色,推动并抬高了中国摄影书的价格。

  如今马丁帕尔个人的摄影书收藏已经多达12000,这12000本摄影书将在不久的将来被收入到位于布里斯托的大英摄影文献库。一旦这些摄影书被收入,公众就可以随意的翻阅和借阅他们。在布里斯托,最近也公布了一个好消息。在他的收藏中有一部分非常重要的是关于英国纪实记录的收藏,他将把这一部分收藏捐献给公众,并且建立相应的基金会以及展馆,对大英纪实摄影的研究做出更大的贡献。

  接下来我们回过头来,讲一点有关英国摄影艺廊的故事。2006年,当我最初被任命为馆长的时候,我的主要职责是为艺廊找一个新家。如今它每年接待的参观者已经多达45万名。当时我们看了整个伦敦的地图,从东区到西区,但是最终选定离艺廊特别近,只有半英里距离的地方作新馆址。

  为什么选择这个地区,一方面是旧址也在这个地区,另一方面这里一直是创意产业的先锋和引领的地区。只是在这里的公司随着时代的变化发生了改变,从原先的广告公司、电影院变成了如今数码产业等新的领域。同时,我们发现了一个新的趋势,就是一些英国的老牌艺术画廊,他们最近也都设立了新的馆址。

  在选定馆址之后,我们就开始了翻新、改造的工作。这花费了我们两年的时间和很多的资金。我们邀请了一名爱尔兰建筑师,参与翻新、改造的计划。左边是老厂房的旧照片,右边是现在艺廊的样子。我们在原来的建筑基础上,加盖了两层,为了在最顶层的展厅有比较高的层高,因为旧厂房层高过低,不利于展览。

  2012我们的新展馆改造完成,同一年伦敦举办了奥运会。英国摄影家艺廊重新开张了。我们重开馆的第一个展览题为《在伦敦的世界》。展览同时在新展馆和户外的维多利亚公园举行。

  《伦敦的世界》这一展览也应和了有204个国家代表队参与的伦敦奥运会。这个展览于是邀请了204名不同的摄影师,分别拍摄生活在伦敦的,来自204个国家当中的一位居民。通过这一多元的项目,我们希望去呈现在伦敦生活的不同人的样貌,以此映射伦敦文化的多样性和包容性。

  图片显示,摄影师选择了来自加纳、布拉西亚等不同的地区和国家的伦敦居民的影像,右上角第二张照片是一位非常著名的时尚摄影师肖像。这张照片拍摄于他去世前的一年。在这个项目中,他就代表了英国的形象。所有的这些照片,不同的204名摄影师以204种不同的风格,拍摄了204个人的肖像,这个方式本身就呈现了肖像摄影的多样性。

  之后,我们开始重新思考,21世纪英国摄影家艺廊所扮演的角色。因为如今每个人都可以拍照片,都是摄影师,摄影广泛存在我们的日常生活当中。在这样的一个时代,我们是否还需要专门推广摄影的艺术机构呢?在反思这一新问题的同时,我们也开始梳理现在的工作,总结归纳出了两个方向:一个是鼓励公众创作,另一方面仍然是推广严肃创作的职业摄影师。我们罗列出了重要的关键点,但是因为时间关系就不一一列举了。

  最后我想说,邀请大家来英国摄影家艺廊参观,当你们步入我们展厅的时候,首先会看到这个大屏幕。我们通过这个大屏幕,聘请了一名专门的数字策展人,就数字媒介进行策展和展出。比如我们现在看到的项目,就是邀请了从事传统的胶片和从事数字摄影的摄影师来创作动图,通过委托创作讲这些动图展现在大屏幕上。我们试图作为一个摄影机构重新探讨摄影在数字时代的创作的可能性。这个项目本身对一些相对传统的观众,甚至是对我们邀请创作的摄影艺术家来说都是比较新的尝试。

  除此之外我们在大屏幕上罗列了一些其他的项目。比如,重新审视摄影图象在人脸识别技术上的运用,以及潜在的权力的关系。还有包括这名加拿大的艺术家,如何通过网络以及不同地区截取的国旗的图片去装点一个虚拟的内部空间。还有我们完全不会忽视大众文化,尤其是在网络上流行文化的影响,我们相信除了色情图片外,网络上最流行的图片就是猫的图片。所以我们还作了一个公开的招募,在大屏幕上呈现了大量来自网络的猫的图片,我相信这也是关于网络猫图片的一个考古研究。在这些猫图片中,有一些特别的。比如左上角有蓝色天空的图片是一个猫的主人在猫的头上装了摄像头,然后每天摄象头就会拍摄一些照片。主人就是靠这些照片作为生活开销的来源。我相信大家在中国也一定拍摄过一些特别有趣的有关猫的图片,希望大家能发给我,让我们一起分享。

  最后我想强调,作为一个公共文化机构,英国摄影家艺廊也是聚集当地社区社群的公共空间。在这里,我们营造了一个非常亲近的放松的空间,欢迎当地的社团以及来自全球的游客汇集在此。我们每一年会有45万游客,所以我们展厅里每一天都是人头攒动,在之前我在中国进行的讲座里,会有观众问我们的资金来源是怎样的。在这照片中,书店、餐厅、咖啡厅,都是我们除了门票外非常重要的收入来源。

  当然我们作为一个公立机构也得到大不列颠艺术属的资助,但是这个资助每年都在缩减,而且缩减的幅度特别大。现在我们每一年25%的资金是来自于政府,但到了2020年这笔收入就会降低到20%。为了我们更好的运营下去,我们也希望将我们的收入多元化。除了之前提到的书店,咖啡厅,出版出售的营收收入来源之外,我们也希望更大的扩展资助人群,来确保可持续发展。

  我们希望确保公众的开放性,以便适应不同作息习惯的人群,所以我们每天的开放时间非常长,一直到午夜。在午夜之前是免收门票的,在午夜之后会收很少的钱作为加班的费用。到2021年将迎来英国艺术家艺廊50周年的庆典,在这之前,我们也计划发起一个全新的项目叫做《开放空间》。为此,整个艺廊建筑的外立面,被作为一个公开委托的项目空间以征集艺术家的作品,并放在立面上展出。这种形式和泰克现代美术馆的涡轮大厅的委托创作方法类似。这个项目的背景是由于,虽然我们的新馆建筑临近牛津街,牛津街是伦敦最繁华的购物街,但是很少会有人在购物的闲暇中找到我们,并且来到这里,所以这个外立面的项目可以扮演一个广告的角色,吸引牛津街上大量的人群来参观。这个项目也将得到政府和其他资助者的资助。

  在今天讲座的最后我诚挚地邀请各位,如果有机会,欢迎来到伦敦参观我们的英国摄影家艺廊。不论是摄影书还是摄影收藏,以及我们对收藏所策划的一系列的公开的课程。如果你是一个年轻人,而且也是从事摄影活动的话,我们也会举办各类社交的活动,以及类似于公共教育的活动,相信不论是哪种活动都可以吸引到你。欢迎你能参与进来。谢谢!

  2017年,马丁帕尔在布里斯托英国纪实摄影的公开资料库、图书馆开放的时候,也希望大家参观!今天的讲座就到这里,接下来就是提问的时间。

  主持人:今天的讲座信息量非常得大。我们现在留10到15分钟给在座的各位提问。

  观众:在今天这样的科技社会里,我们每天都会上传很多的照片到社交网络上,但是如何定义今天的摄影?以及什么样的摄影才会被称为艺术在这样的一个时代?谢谢!

  布来特·罗杰斯: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我不能假装说我真的能回答,我想我观察到的是摄影在当今社会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也就像你说的,每个人每天都在用手机,都在拍照片。很多摄影艺术家,也在不断地讨论在虚拟空间和现实空间范围中的工作,这样的手法是在摄影发展中可观察的趋势,我相信这种趋势也正在中国不断发生。我也希望能继续了解。对于英国摄影家艺廊来说,我们所扮演的角色更多的是提供一些专业性的技能,不仅是如何拍照片的技能而更多的是如何去解读图象的技能。我觉得稍微接触过一点摄影的人都知道解读一张图片不是那么简单的问题,他们有多层次的复杂性,因而在解读图片的时候我们会有种种不同的话题,这些话题中就包括如何去审视摄影的本身。同时我们最近也听说到了一个好消息,就是英国泰特美术馆,终于将摄影纳入他们的策划项目,这是从侧面证明了摄影越来越重要,无论在艺术领域还是社会议题当中。

  主持人:好,其他的问题我们继续。

  观众:我通过您刚才的演讲,注意到这样几个信息。第一个问题是您说的马丁帕尔的爱好是收藏摄影书,请问这样的藏品将来是否有机会通过数字媒体的方式给更多的人看到?

  布来特·罗杰斯: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这个建议非常好,就像你刚才说的,馆藏一共有约15000本,量特别大,需要花很多的时间。现在我们也在考虑是把每一本封面进行扫描整理,还是整本书进行扫描,现在还在讨论。

  观众:关于时代印象在中国的展览,想了解您是否有兴趣到中国西北部兰州作这样一个展览?

  布来特·罗杰斯:其实我们这个项目不断地在巡展,中方的合作伙伴刘钢也在为我们积极的寻找合作的伙伴,到现在为止我们还没有在中国西北部合作的展示方。但是我们还会继续积极地寻找。时代印象这个项目已经出版了中文的画册,如果大家有兴趣可以买到。

  观众:作为馆长,需要平衡收支、运作等商业上的因素。这对艺术家的创作,比如为了一个摄影家可能会推出一些展览,是否会影响艺术家的创作?

  布来特·罗杰斯:我们必须去平衡收支,然后平衡运营经费和展览品质之间的关系,所以我之前一直拒绝出租场地做一些能赚钱的展览作为展馆的营收。但是最近我们改变了政策,我们把展览的时间分了段,在没有那么多人来看的时间,我们就出租场地做一些有收入的展览。

  主持人:还有哪位观众有问题?

  观众:用手机拍摄的照片,能否被展出或收藏?

  布来特·罗杰斯:最重要的艺术创作不论是艺术创作还是其他的创作,有很多的艺术家甚至是专门用艺术媒介,进行创作。最重要的是这些创作本身和想法概念的品质,而不是媒介的特性来决定是否被收藏。只要这个作品有一个好概念、好想法他就可以被展出,被收藏。

  观众:中西摄影在风格上有什么不同或有什么相同之处?

  布来特·罗杰斯:我其实并不太了解中国的摄影实践,这次来乌镇一方面是收到了邀请,另一方面是为了借此机会了解摄影创作。在英国我观察到两个主要的趋势,一个是有越来越多的艺术家基于研究进行创作,大量的研究成为摄影项目很重要的部分。另一个趋势就在表演性在摄影中的复兴。大家都知道摄影在呈现之初,会有摆拍和表演性在里面,但随着摄影的发展,表演性被一些摄影师所削弱。如今表演性再次回到了主流的摄影实践中,这样的趋势是我观察到的,同时这样的趋势也可能同步到了中国。但是到底有没有同步到,或是中国有没有其他的当下摄影的特征,我并不太了解。

  主持人:谢谢大家,今天提问的环节就结束了。谢谢今天的翻译顾灵小姐。也希望大家继续关注我们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公教活动。谢谢大家!

活动视频

现场图片